冷灰
24号文字
雅黑

第063章 那位银大师,你找到了吗?

作者:水果店的瓶子更新时间:2020-01-01 17:50:48
  “我们德修斋的规矩,既然是司小姐的朋友,这一顿就是免单的。”

  司小姐?

  程悠然悚然一惊,顿了顿,下意识朝司裳投去疑惑、震惊视线,眉目的神色险些没绷住。

  时常来德修斋,也多少知道点情况。

  德修斋是三四年前开的,因规格、环境、安保、服务、菜色都保持在一流,很快就在封城竞争强大的餐饮业里站稳一席之地,迎来送往的都是达官贵人、上流人士,格调高得让人仰望。

  从不见老板露面,只知老板姓段,不知来路。

  德修斋里的工作人员更是特殊,厨子是各地请来的名厨,服务员各怀本事、有独当一面的能力,经理以上的人物更不用说,随便挑一个出来,处事应变能力都让同行饭店垂涎。不知有多少人偷偷给他们投橄榄枝,但无论多具诱惑力的条件,他们都不为所动。

  众所周知,德修斋服务虽然周到,但是,服务跟价格挂钩,这方面他们家尤为强硬。在他们家来得再勤快,结账时一个子儿都不会给你少。

  有人猜,德修斋老板的来路绝对非同小可。

  而现在……

  这样一个神秘饭店,竟然因为‘司小姐’而免单?

  司裳跟德修斋老板关系匪浅?

  而,迎上程悠然惊愕视线,同样联想到‘司小姐是自己’的司裳,亦是一脸的茫然、疑惑,浑然不知这‘特殊待遇’从何而来。

  她以前也来过德修斋,从未享受过这种待遇啊……

  轻抿了下唇角,司裳抬起眼眸,上前半步,看着笑意盈盈的服务员,轻声开口,“你好,请问,我——”

  “裳裳,吃完了吗?”

  话没有说完,就被身后而来的声音打断了。

  司裳的话头被打住,微微一顿,回过身时见到衣冠楚楚、玉树临风的司柄,疑惑惊愕淡去几分,面上一喜便喊:“二哥。”

  程悠然不动声色地打量了几眼。

  早听司裳提及过这位司家二公子、司柄,京理硕士毕业,如今在考古行业工作。司裳每每提及,皆是赞赏有加,当时以为有关系加成,如今一看,果真一表人才,样貌清俊、气质斐然,不比在娱乐圈里混的男明星要差。

  甚至举手投足间,还有圈内人难得一见的修养。

  “介绍一下,这位是我堂哥,司柄。”司裳朝司柄走了几步,自然而然地挽住司柄的手,笑着给二人介绍道,“二哥,这是悠然姐,我跟你说过的,大明星。”

  “你好。”司炳笑容温和,同程悠然微微点头,谦和有礼,“裳裳时常提起你,说你帮过她不少忙,经常被你照顾。麻烦了。”

  程悠然笑笑,“客气了,是我没少麻烦裳裳。”

  目光漫不经意地在她身上环绕一圈,司炳温润友好的笑容加深几分,视线再次同程悠然的对上,却没有适可而止地往回收。

  程悠然笑容有一瞬的僵硬,一股寒意从脚底沁上来,爬上小腿、膝盖,穿透背脊直达天灵盖。

  他们寒暄的间隙,司裳深深地往前台看了眼,犹豫和疑惑一闪即逝,她轻吐出口气,把冲动压了下去。

  “二哥,我们走吧。”

  因司炳突然出现,此刻再问及‘司小姐’的事,显然不合时宜。

  下次来再问问吧……

  “嗯。”偏头回应司裳时,司炳转眼笑容如常,一顿,又同程悠然询问,“程小姐呢?”

  迎上他的视线,程悠然笑着道:“我开车来的。”

  司炳也笑,“注意安全。”

  暗中一波风起云涌,满心牵挂着‘免单’一事的司裳,浑然未觉。

  *

  “怎么了,魂不守舍的?”

  走出德修斋大门,司炳斜了眼心不在焉的司裳,伸手在她后脑勺处一拍。

  司裳后知后觉回过神来,思绪从前台的话语里慢慢脱离。

  见她松松垮垮的围巾,司炳抬手抓住一段,将其绕了两圈,拢紧了些。

  “没什么,在思考一点事。”

  司裳微仰起头,黑眼珠一转,立即转移话题,“二哥,你是昨天回来的吧?”

  “嗯。”

  歪了歪头,司裳小半张脸藏在围巾里,好奇地问:“找到那个‘银大师’了?”

  在散射的各色光线里,瞳仁里藏着流光溢彩,却隐现阴鸷和愤怒,只是一瞬即逝,转眼就没有残留。

  司炳声音低了几分,“没有。”

  “连面都没见?”司裳满脸讶然。

  “嗯。”

  “那你给爷爷准备的生日礼物还可以完成吗?”

  年后就是司老爷子的寿辰了。

  虽然时间还早,但司炳要给的礼物制作周期也长,需要提前几个月准备才行。

  半个多月前,司炳入手了一机关物件,设计精巧有趣,他研究过后,讶然发现——看似简单的机关物件,零碎部件繁多,每个零件紧密衔接,从而达到流畅的效果。

  就算是钻研这行的司炳,都不能保证在拆开后可以还原。

  也就是说,难以复制。

  当时司炳正在为给爷爷的机关礼物发愁,后来有人点醒了他,制作此机关物件的人实力非同小可,他可以去找机关物件的制作人帮忙。

  于是他辗转打听这位的下落,奈何人太神秘,只知他在圈里被称之为‘银大师’,他的作品来自安城定期的拍卖会,但人从未在大众面前露过面。

  传闻里这位大师人脉极广,是某神秘机关术家族的传人。

  此外的消息,一无所知。

  为表诚意,司炳还亲自去安城打探、蹲守。

  没想,手段和人脉用尽,最终也是一无所获。

  司炳不动声色道:“没事,我去找以前的导师,看看他能否推荐几个助手给我。”

  “哦。”司裳点点头,问,“来得及吗?”

  “应该来得及。”

  “那就好。”

  司裳心里松了口气。

  但,在跟着司炳上车前,又朝德修斋门口望了一眼,依旧止不住地纳闷:她有什么连她都不知道的际遇吗?

  心口,噗通噗通的,乱跳。

  ------题外话------

  乌了个大龙,摊手。

  早上好呀。
上一章 投推荐票 回目录 内容报错 下一章