冷灰
24号文字
雅黑

第059章 喝酒吗?两瓶烧酒,不醉不休【二更】

作者:水果店的瓶子更新时间:2020-01-01 16:43:59
  “你手上的纹身怎么回事?”

  他问得无心,充其量只是好奇。

  以司笙这样的性情,来个纹身并不奇怪,但纹的单词含义……让他略微介怀。

  “哦,”一粒花生米终于被喂到嘴里,司笙舒了口气,把筷子扔茶几上,语调懒洋洋的,“纪念初恋。”

  纪念初恋。

  轻描淡写的口吻,却让这四个字包裹着炸弹似的,轰的一下,脑海里似是有什么炸开,激起难以言明的战栗,从头顶往下扩散,麻到背脊、四肢,全身百骸。

  思考有过短暂的空白。

  旋即在司笙身侧半蹲下身,凌西泽眼眸深沉、神情凝重,眉心轻不可见地皱着,他轻声问:“为什么?”

  “嗯?”

  司笙似是疑惑地抬眸。

  黑眸更亮,醉意却浓了些,她拧眉,半晌,问:“好歹是初恋,不值得纪念吗?”

  喉结滚动一圈,凌西泽嗓音微沉,“就这样?”

  “需要很多理由?”司笙反问。

  跟凌西泽分手那天,她路过一家纹身店,因是友人新开的,为了捧场她就进了门。直至骚包老板问她之前,她都没想好要纹什么,可在他问出的那一刻,想到凌西泽,张口就来了这个单词。

  End,结束,是她跟这段关系的告别,或许有单方面的因素在。

  可无论意义如何,于她而言,也不过临时起意。

  凌西泽紧紧盯着她。

  满腔复杂情绪碰撞、交汇,最终却在沉默的注视里,衍生出满满的无力。

  没了跟花生米较劲的心思,司笙把衣袖往下一捋,拖着不受控制的身子欲起身时,她倏地听到凌西泽的询问——

  “你,在哪儿纹的?”

  *

  夜色渐深。

  卧室没亮灯,窗帘被拉上,遮住室外透射的光线,唯有敞开的门透进来的光,可见室内布景轮廓。

  凌西泽走至门口,手搭在门把手上时,回过身来,在光线昏沉的卧室里,看了眼躺床上的人。

  醉酒后的司笙很安静,不吵不闹不作妖,一到被窝里,就自觉卷上被子,像包饺子似的,将整个人都包裹其中,之后便一动不动的。

  借着微弱浅淡的光,凌西泽目光拂过她的侧脸,稍作停留。

  脸小,皮肤白,五官精致,头发散乱。睫毛细长浓密,眼睛闭合着,不若醒时般,或懒散、或凌厉、或狡黠,演绎着生动情绪,抓人眼球。

  可,沉静的她,多望两眼,就让一颗心沉甸甸的。情绪往上走时,哽在喉间,又干又涩。

  恍然间,凌西泽记起五年前的夜晚——

  漫天黄土,沙粒飞扬,西北大漠的夜里,月朗星稀,苍穹清冷,天地仅剩望不见底的孤寂荒凉。

  她坐在沙尘之上,长腿一曲一伸,葱白手指摩挲着酒杯,月光下,笑容张扬不羁。

  分明是美若天仙、有倾城之姿的美人儿,能在世俗里当个祸国殃民的妖精,却偏有着一身不拘泥于尘世的侠者风范,以及天下任我游的肆意豪迈。

  她像古时江湖里走出的侠女,她的世界里,有刀光剑影,亦有快意恩仇。

  现如今,洒脱有之,豪迈有之,却多了几分宁静淡然。

  隐隐约约,她清朗带笑的声音,好似穿过岁月、透过时光,从那个宁静空旷夜晚传来,清晰明了——

  “喝酒吗?两瓶烧酒,不醉不休。”

  小骗子。

  凌西泽低笑一声,合上门。

  ……

  客厅里。

  收拾完狼藉的茶几,凌西泽听到“叮咚——”的声响,一声接一声的

  本章未完,点击[ 下一页 ]继续阅读-->>
上一章 投推荐票 回目录 内容报错 下一章